精校版李虚中命书

壬遁手录.钦定四库全书.子部七
提要
李虚中命书三卷.术数类五.命书相书之属
臣等谨案李虚中命书三卷,旧本题鬼谷子撰,唐李虚中注虚中字常容,魏侍中李冲八世孙,进士及第,元和中官至殿中侍御史,韩愈为作墓志铭,见于《昌黎文集》,后世传星命之学者皆以虚中为祖,愈墓志中所云:最深五行书以人之始生年月日所值日辰支干相生胜衰死王相,斟酌推人寿夭贵贱,利不利,辄先处其年时百不失一二者是也,然韩但极称其说之汪洋奥义,万端千绪,而不言有所著书。唐书《艺文志》亦无是书之名,至宋志始有李虚中命书格局二卷郑樵《艺文略则》作李虚中命术一卷命书补遗一卷,晁公武《诵书志》又作李虚中命书三卷,焦氏《经籍志》又于命书三卷外别出命书补遗一卷,名目卷数皆参错不合世间传本,久绝无以考证其异同,惟《永乐大典》所取其文,尚多完具,卷帙前后亦颇有次第,并载有虚中自序一篇,称司马季主于壶山之阳,遇鬼谷子出遗文九篇,论幽微之理,虚中为掇拾诸家注释成集云云。详勘书中义例,首论六十甲子不及生人时刻干支,其法颇与韩愈墓志所言始生年月日者相合而后半,乃多称四柱,其说实起于宋,与前文殊相谬戾,且其他职官称谓多涉宋代之事,其不尽出虚中手,尤为明甚中间文笔有古奥难解者,似属唐人所为,又有鄙浅可嗤者,似出后来附益,真伪杂出,莫可究诘,疑唐代本有此书,宋时谈星学者以说阐入其间,托名于虚中之注鬼谷,以自神其术耳。今以其议论精切近理,多得星命正旨,与后来之幻测恍惚者不同,故依晁氏原目厘为三卷著之于录以存其法【诀】而于其依托之显然者则各加案语随文纠正,俾读者勿为所惑焉。
乾隆四十六年九月恭校上
总篡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
总校官臣陆费墀
原序
昔司马季主居壶山之阳,一夕雨余,风轻月朗,有叟踵门,自谓鬼谷子,季主因与谈天地之始,论河洛之书,箕子九畴文王八卦探迹幽微造化,至晓出遗文九篇,包括三才指陈万物,季主得而明之,每言人之祸福时数,吉凶应如神察,为当时所贵,今余得其旧文稽考,颇经证效,惟历世之久,篇目次序似乎乖异,其五行之要,尚或备载,余恐其本术将至湮没,故掇拾诸家注释成集,非敢补于缺文,且传之不朽,高明君子毋我诮焉。
唐元和初载九月十三日殿中侍御史李常容虚中序
案唐惟天宝至德称载此序后元和而亦称载是即作伪之一证
李虚中命书
李虚中命书卷上
甲子天官藏,是子旺母衰之金,溺于水下而韬光须假火革,有旺盛之气,方可以扬名显用。(命入贵格,明暗取官。)
乙丑禄官承,乃库墓守财之金,不嫌鬼旺之方,喜见禄财之地,水土砥砺,忽然有气,亦可以为器成材。(平和贵格,不须禄到。)
丙寅禄地元,是子母相承之火,先烟后焰,抽其明而三进,喜木为助,嫌水陵迟,五行相养,虽在死方,亦可光耿。(命入贵格,不用子【或“干”】禄。)
丁卯贵禄奇,乃本旺禄休之火,惟欲阴旺恶处盛阳,若火木相资,连于艮震之方,必能变鼎味而成享礼也。(欲逢官鬼,始得贵奇。)
戊辰神头禄,乃华实兼荣之木,爱乎水土,忌见火金,有所养于金,乃英实之命也。相乘可贵,不畏鬼临。
己巳地奇备,乃气胜体刚之木,生逢对旺干鬼相加,或木来比助金伐以成为栋梁之材,皆得终美。贵无官鬼,须见角音。
庚午天禄承,是含辉始育之土,气数未备,惟喜旺方,得数己完尚嫌水重,若独禄会命旺身绝,岂是贵地。禄鬼自处,不假官鬼。
辛未禄自藏,乃自本立形之土,有火相助,得木相乘,水轻木重亦可以小康,若败而乘禄多方为厚载之福。喜见干连,不畏木重。
壬申地天禄,乃自仕权制之金,刚而有断,爱土木而嫌火重,虽居财旺身衰,亦主清华之贵。真假财官,贵之为贵。
癸酉贵符印,乃刚锐利用之金,不嫌绝败,惟畏鬼多,若平易而不相刑,当有自然之材器。庚辛无鬼,不假官贵。
甲戌禄临官,乃墓成息用之火,不求壮旺,欲物平资,福禄可以高厚。入格可贵,干不必官。
乙亥地禄承,为气散游魂之火,生于木火,荣方上下,不逢相制仅而成达,多助尤崇。真官相制,得贵亦崇。
丙子天禄承,乃深沉停会之水,若会源得生用制于东南,为出常之器。自有真官,佳期禄会。
丁丑禄自守,乃渐下欲流之水,得水土相承,经于败地,源脉不断,可升而济物,功德昭著也。丑有癸藏,不明见官。
戊寅地官承,乃生体安和之土,若资之以火土俱盛金旺之荣,虽多反制,尚可高崇,为不常之用。得官不旺,贵出自然。
己卯地官承,为鬼旺体坚之土,生于金重木多,而见财重乃富贵长远。得官不旺,贵出自然。
庚辰禄暗会,乃显光之金,而未成材金刚土重,得期相会,无炎火之官,乃大臣之制。不假禄合禄干克期。
辛巳地官承,为资始之金,身坚而体柔,欲平火之制,若金助土成,则为光大之器。丙官在下,务贵于禄。
壬午天官合,乃化薪之木,畏在火强,得水资之,或处生旺而逢土,亦可富贵。若独见金制在死败之乡,非长久之命。丁壬德合,寄任旺官。
癸未禄自备,为伐根之木,气败而体柔,不嫌金制,喜水之荣,及会元而借生主,乃重器成德之材。癸在巳中,喜逢甲乙。
甲申地禄生,乃源泉之水,务有资助流长而无鬼,则为运广之渊,可享高厚之福。禄始生要干生旺而无官。
乙酉贵还命,乃母旺进趋之水,若资以金济用以火,自乾东而震北,亦超卓辅弼之用。干之无官,会合而贵。
丙戌禄德合,乃禄资支附坚固,火钟之土,若资之以木,光耀不群,盖本重不须旺也。自有卒符,不畏偏贵。
丁亥地贵符,乃福壮临官之土,若润之以水,丽泽以金,处魁罡坤艮之方,可以显功遂名。贵守官藏,真鬼德旺。
戊子天禄合,乃神龙之火,利于震巽,不畏水刑,支干得官皆可显用,水木盛则尤佳。自有癸财,不必会禄。
己丑神头禄,乃余光不凡之火,惟期体重不假奇财,若禄有资而命有成,方人康荣之贵局。贵财相会,无禄亦荣。
庚寅地奇备,不避刑冲,宁辞衰败,乃五行坚实之木,若得和柔之气,德贵相符,必作显扬大用。禄位生旺,得官鬼成。
辛卯贵冲命,自旺经制之木,不畏霜雪,气节凌云,可制之以金,损之以火,而逢旺相即成巨室之材。若平易而无金,火生于曲直之会,亦为贵重矣。禄命相击,不畏官耗。
壬辰禄清洁,乃会贵守成之水,五行不杂,在兑坎之间无物来制,文明清异之资,可享高厚之福。喜于寅亥,见戌亦清。
癸巳地带合,乃流远澄清之水,若溢之以水在火木荣方音中无土,则有济物惠施之德也。真气得用,官气尤清。
甲午天符禄,乃沙汰之金,志大而有节操,或零火盖之而严,或旺金集之而刚,不遇丁壬,始可陶熔之宝。禄神败而食子欲妻刚而子旺。
乙未禄印绶,乃强悍刚矿之金,欲金相用在火盛处,父子相乘,皆为珍宝。德神当位,喜见印官。
丙申地官承,乃无资之火,金木壮旺而有制,得干生即为厚实,若禄盛而无依,即灰飞而不焰矣。官在生方,不须癸壬。
丁酉贵自承,乃平易无为之火,得木旺则大炎见,木多则成用,得火助则不清,在火位则常存,人生得此,无不贵豪。丁连丙贵,见合不清。
戊戌神头禄,乃不材之木,喜逢水旺乃可资荣,岂厌生成伐宜金败真运自然,不嫌禄鬼,方可高崇。明合暗官,成于旺方。
己亥地官承,乃粪水育苗之水,水多土而临旺,皆有成就,然逢败绝为殃,亦主富贵荣盛。干支财禄,瞿彼官鬼。
庚子天云日承,乃气过浮虚之土,得重土相资,水木不刚即享福寿。官鬼不刑,衰绝自保。
辛丑禄承库,乃气衰就本之土,欲承之以火,制之以木,或重遇木土有刑冲,须假禄元生旺,造化应斯功名可立。官鬼不加,禄刚则贵。
壬寅地会义,乃藏用体柔之金,喜土资之以旺,财官不可太刚,若能应此,富贵始得久远。艮土包命,禄须贵旺。
癸卯贵会源,乃财旺体弱之金,财命相乘,喜身在生旺之方,或得真官真气,无不配合,贵源莫不易而厚禄也。贵源多会,不在多逢。
甲辰禄马承,乃始壮之火,欲多生我,或会本源却无炎光之极,自然超卓,水轻而无土,亦可腾达矣。甲丙生寅,明我生气。
乙巳地官承,乃进功之火,欲辅助之不息不必旺极,得木火相乘,虽死败而可贵。或同音煞丙亦生贵。
丙午神头禄,乃至阴之水,发于阳明蒸气氤氲,何所不及,处金木旺而冲刑禄得炎而财盛始可贵矣。身同官鬼,不避掩冲。
丁未禄文承,乃禄旺育生之水,宜于水火之中,得五行死败之气,禄干自旺财贵会于乾方,乃富贵显扬之用,惟嫌土在旺乡,即非长久。喜遇丙丁,畏官当用。
戊申地符会,乃柔顺发生之土,喜临四季,得木为荣,独居水火荣方未得尊高之著。真官符用,不畏鬼临。
己酉贵承,乃子旺母衰之土,喜火土之荣,庆从革之地,或水轻木柔,亦是滋生之德,倘能应此,轩冤非难。不必正应,要临辛丙。
庚戌禄符源,乃钝弱成用之金,火轻金重,魁罡相乘,可以休逸,福禄自然,忌木火之极,则命迪蹇。旺逢妻鬼,遇鬼反荣。
辛亥地禄印,乃木旺禄休之金,得平火之革,然后制于克伐,或冲击于金水之中,得以平安守职,富贵优游。喜于金助,不畏丁鬼。
壬子神头禄,乃体柔用刚之木,居旺相而得金,遇贵地而无火,则可以扬名当世。禄旺须官,音盛畏鬼。
癸丑禄得源,乃刚柔相济之木,水土承于旺方,则生育利物金制于生成,皆可以立功立事,惟恐生旺逢火。禄居北地,畏鬼掩冲。
甲寅神头禄,乃渊深处静之水,若资之木旺土衰,则为奇特贵异。庚辛不畏,清在丁壬。
乙卯神头禄,乃死中受气之水,虽败无妨,或会源于音地,木有不达之者,此一水皆喜土而清,若水多而无土,则为伏寒之气。癸马为官,胜于戊己。
丙辰禄自裕,乃发施养生之土,喜于火助,不畏掩冲,夫如是者,自然荣贵。水在库中,无官自裕。
丁巳神头禄,是绝中受气之土,喜逢土助,不畏死败,惟能朝命建元,可以文章妙选。上下火乘,鬼无害也。
戊午天禄备,乃神发离明之火,旺中受绝,喜木助于衰方,忌火乘于己旺,生之应此,必作魁英。真假居壮,水盛不伤。
己未神头禄,乃成功之火,得季夏之炎阳,守小吉之贵地,生自东北之南,有所资附则能享福厚矣。甲巳扶持,不须更旺。
庚申神头禄,乃未坚柔末之木,春相夏旺,金重而得火,土重而得水,则为出常之器。不畏阳官,要官鬼旺。
辛酉神头禄,乃未坚柔末之木,春相夏旺,金重而得火,土重而得水,则为出常之器。不畏阳官,要官鬼旺。
辛酉神头禄,乃包秀结英之木,喜于生旺,忌见金多,得土水相乘为物之贵,二者各旺而不得水,亦为奇特之材。不嫌官鬼,厌甲为财。
壬戌禄官顺,乃杳冥之水,喜于死败,要土之击发,则能博施之功及物也。正气自守,持禄亦荣。
癸亥神头禄,乃始进成终之水,喜逢贵地,忌在禄乡,三元相反,福庆自然,盖其为用也大而广,故不可以守常为尚,须升而为雨雾,散而为江河,乃为大用也。
此六十位五行支干相乘,要分轻重,若金溺水下,火出水上,木不得金之所制,木无成也,如甲子乙亥是也。金溺水下,火出水上,金不得火之所制,金无成也,如辛亥之金是也。夫如是而推伏现之情,则造化之机自理。鬼谷子以此十二音五行,分轻重之用以推通变之妙者,尚恐人执守方隅,故言称显隐可测,造化之说也。
本家贵人命者,如甲人有戊有庚有丑有未是也大贵,如甲人得丁丑辛未,又其次也。盖甲年丑上遁得丁,未上遁得辛也。更有一种贵人,亦为福甚重得者必贵,甲戊庚得乙丑癸未,乙得庚子戊申,己得丙子甲申,丙丁得丁酉乙亥,壬癸得乙卯癸巳,六辛得丙寅戊午是也。甲阳木,戊阳土,庚阳金,皆喜土位,而未者土之正位,丑者土之安静之地,故以牛羊为贵,然细分之则甲尤喜未,庚尤喜丑,各归其库也。戊子戊寅戊午喜丑,丑者火人胎养之乡。戊辰戊申戊戌喜未,未者木人之库,土人生旺之地也。乙者阴木,己者阴土也,阴土喜生旺,阴木喜阳水,所以鼠猴为贵。然乙尤喜申,申者木之绝乡也。己尤喜子,子者坤之正位也。丙丁属火,火墓在戌,壬癸属水,墓在辰,辰戌为魁罡之地,贵人所不临,故寻寄火贵于酉亥,寄水贵于卯巳,皆归静复之乡,六辛阴金喜阳火生旺之地,故以马虎为贵,虽然宜以纳音互换推寻,须皆和则其贵为福,若丙寅火得酉则火至此焉足为贵哉。广录。
天乙贵人者,三命中最吉之神也。若人遇之,主荣名早达,官录易进。若更三命皆乘旺气,终登将相公卿之位。大小运行年至此,亦主迁官进财,一切加临至此,皆为吉兆。三命指掌。
论贵神优劣,乙丑文星贵神,乙未华盖贵神。截路空亡。丁未退神,羊刃贵神,一云半吉。己未羊刃贵神,一云半吉。辛未华盖贵神,一云空亡大败。癸未伏神,华盖贵神,己上甲戊庚人月日时贵神。甲子进神贵神,丙子交神贵神,戊子伏神贵神,庚子德合贵神,壬子羊刃贵神,甲申截路空亡贵神。一云半吉。丙申大败贵神,戊申伏马贵神,庚申建禄马贵神,壬申大败贵神。一云半吉,己上乙巳人月日时贵神。乙酉破禄贵神,丁酉喜神贵神。一云大败。己酉进神贵神,辛酉建禄交贵神,癸酉伏神贵神一云吉。乙亥天德贵神,丁亥丈星贵神,己上丙丁人月日时贵神。甲午进神贵神,丙午交羊刃贵神,一云半吉。戊午伏羊刃贵神,庚午文星截路贵神一云半吉。壬午禄旺气贵神,甲寅文星建禄贵神,丙寅文星贵神,戊寅伏马贵神,庚寅破禄马贵神,壬寅截路贵神己上六辛人月日时贵神。乙卯天喜贵神,丁卯截路贵神一云半吉。己卯进神贵神,辛卯交破禄贵神,癸卯旺禄贵神,乙巳正禄马贵神,丁巳九天禄库贵神,己巳九天禄马库贵神,辛巳截路贵神一云半吉。癸巳伏马贵神己上壬癸人月日时贵神。
凡如此己上贵神,若与禄马同窠不犯交退伏神,支干相合者,定须官高职清。若无德更值空亡交退伏神五行无气,至死不贵,紧要在月日时支干相合,则为吉,不然乃庸常流也。并同金书命诀。
此格有三干合为上,支合次之,无合又次之。如甲子己未此为上格,盖甲己合也。无死绝冲破空亡,更有福神助之,当极一品之贵宰。有死绝为鄙吝杀也,如有死绝冲破空亡之类,只作正郎员郎,然多难无福耳。如戊子己丑此为次格,若无死绝冲破空亡,须作两制两省,少年登科,当居清要华近之选,更有福神相助为两府矣。有死绝即减作正郎员郎,亦须有职名。若有冲破空亡,只作一多难州县官,晚年得至朝官极矣。如辛未庚寅,此为第三等,若无死绝冲破空亡,即作正郎卿监少达历清要差遣,更有福神为之助,往往为两制矣。若有死绝即作员郎京朝官,更有冲破空亡,平生多难,只作州县卑冗之官,纵得改官易位,寿不永矣。五命林开。
紫虚局,贵人交互人多贵,旺气相乘馆殿资,切莫五行伤著主,令人闲地冷清虚。寸珠尺璧,凡月日时互换见贵,太岁不带者,不贵。
贵合贵食,有贵合则官位穹崇所作契合。有贵食则禄丰足所成造望,如甲戊庚贵在丑未,甲得己丑己未,戊得癸丑癸未,庚得乙丑乙未,乙巳贵在申子,乙得庚子庚申,己得甲子甲申,丙丁贵在亥酉,丙得辛酉辛亥,丁得壬寅壬辰,如此之类谓之贵合,甲食丙乙食丁,丙丁贵在酉亥,甲得丙寅丙辰,乙得丁酉丁亥,庚食壬辛食癸,壬癸贵在卯巳,庚得壬申壬戌,辛得癸卯癸巳,如此之类,谓之贵食。有贵合则官多称意,有贵食则禄多称意。二者兼之,官高禄重,无往不利,阎东叟书。
天乙贵神合者,谓天乙在贵神,亦合上是也。甲戊庚在子,午乙己在丑,巳丙丁在寅,辰壬癸在申,戌辛在亥未,皆主大福。遇两合以上者主贵三命提举。
李虚中命书卷中
通理物化
清气阳为天,杳杳而上冲乎阳;浊气阴为地,冥冥而下从其物。太虚之先升寂何有至精感微而真一生焉,真一运灵而元气自化,自化元气者,乃无中之有,有中之无,广不可量,微不可察,氤氲渐著,混漠无倪,万象之端,朕兆于此。于是有清通澄朗之气,化而为天;浊滞烦昧之气,积而为地。故清者自浊而澄,高者自下而上。天高而浮,地厚而沉。浮者有彰动之象,故为阳;沉者有寂没之理,故为阴。清者上腾高而纯阳,故充满;浊者下沉密而纯阴,故冥寂。而万物从化之,故冲于上者为阳,而生万物;沉于下者为阴,而成万物,然而实始于一者也。
清浊交分人物混成造化始于无相因而三生太朴之散乾坤之形,分体一定乎尊卑,有阴阳之相摩,有刚柔之相推,变动以行其道,经纬以成其事。凡垂象于天者,莫非文也,有高下之相倾,广轮之相推,动静之所生,形势之所持。凡其质于地者,莫非礼也,故万物生于其间者,亦且出机入机,出冥人冥,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域于轮转之地,而机之动不能自己,故草木黄落而菊始华,仓庚呜而鹰以化。一根发之细不知谁与之扶持,一昆虫之微,不知谁与之生死。戢戢而动植,非物与之雕刻也;芸芸而归根,非物与之揪敛也。自消自息,自智自力,自形自色,曾不知有造化之者,是人物混然而立也。则其光为日月,其文为星辰,其泽为雨露,其威为雷霆,辰集于房,月湛而明,日遄而化,此天之道也。其高为山岳,其大为江湖,其文为草木,其富为百谷,载万物而不慑,生万物而无穷,此地之德也。高而为君父,贵而为王侯,大而为郡牧,下而为庶民,文于仁义忠信,富于财谷布帛,成而祀天地,灵而驱万物,此人之事也。莫大乎天,莫厚乎地,莫灵于人,是以因于天体,成于地仪,范围天地之化三才,由一而生也。
天一地二,盖乾坤之体,坤为土也,乾为金,金亦土也,为水母天一地二,奇偶之策也。三奇为乾,三偶为坤,是一而两之之义也。故阴阳自始者,谓之太始。阴阳自明者谓之太极。则万物之始于乾也,亦由天地之所资以始,是以知乾为之太始。万物之所资生于坤也,亦由天地之所资以生,是以知坤为之太极。故乾之卦所以在西北,坤之卦所以在西南。以乾为太始,以坤为大极,可知矣。是以太始之极,一而两之,作乾坤之象,金土同体而异名,有此见一数之终始也矣。
四正四隅,何遐迩之为正,艮为土也,应乎坤巽为风也,风出木乾坤艮巽,四隅也,而为天地之大纪;坎离震兑,四正也,而为乾坤之大纲。曾不知广轮之艮,而有会通之情也。然则万物之始终,莫盛乎艮,故应乾坤之节制,莫始于巽,故为风,然风非出于木,而鼓舞于万物为事由动之生息也,故巽继于震。
坎离未判以清浊明水火,震兑之前以左右用金木。天一地六相合生水,地二天七相合生火。言水则含知而内明,言火则崇礼而外照。内明足以应物,外照足以知人。知人者无所不知,应物者无所不应。故清之为水得天一,辰中是奇内而天一,偶外而地六,其为卦也曰坎;故浊之为火得地二,辰中是偶合而地二,奇外而天七,其为卦也曰离。夫二者本水火南北之分,为乾坤男女之体,亦由清浊判于自然也。天三地八相合,而生木于东方,木生风以动之故为卦曰震。地四天九相合,而生金于西方,金生水以泽物而物脱之,故为卦曰兑。然东木受西金之制,而左言木右言金者,是震男兑女,尊卑之义也。
易八卦者以刚柔相半,连四象者分逆顺而生成。易以八卦兼三才而两立为天地广轮之体用故始三一而为乾二为坤,生六六九九之变,为四象五行之数,然后圣人分阴分阳迭用柔刚以相易之,故天地位而成章也。列万汇而象之,以别盛衰矣。四象者大而为日月星辰,广而为金木水火,八卦由四象而两制之,则有阴中之阳,阳中之阴,寒暑运行而万物化育也。
二仪分列各包四象之形,乾坤音土遂作五行之用。天地为二仪,则上有日月星辰运于无为,下有金木水火济于有用。金生于土而聚于土者,然乾坤本一而立二,为清浊之别,包括四象为五行,以尽天地之数,备万物之成终也。
一而两之道,法乎自然,八卦九宫,乘阴阳以数。道生一,一虽立而道未离也。一生二,二名成,而道斯远矣。是故道非数,而数之所生一非二,而一之所出。阴阳之在天地,其妙有机,而物之所始其显有数,而物之所生始终如一。一有二而不可以相无,然阴虽有佐于阳,阳实始之而无恃焉。阳虽有赖于阴,阴实由之而不与焉。是阳常始而阴常成,阳常唱而阴浑和,有自然之理,故阳奇阴偶迭用生成,而天五地六,二五而成十,五十有五之策,所以行变化而明鬼神也。故乾坤之策,万有一千五百二十,当期之日,当万物之数。四营成易,十有八变成卦,发刚柔而生爻,以八八于四维,则居中者尽乎九也。
五行分阴阳为十干,清而不下,五支易刚柔为十支,浊而不上。天地之数各成于五,然始立甲者,本乎上之气申乾坤皆土之义,始于甲乙丙丁,次生戊己庚辛壬癸,如一之有二,而为十干之气主曰清则腾而生故不同下之五行也。五支,言道生一而支散为五,以成五行之数,乃浊者下沉,而生二五如十,刚分支列于乾坤之广轮,如甲之生乙,丙之生丁之义,故寅则运于卯,巳则运于午,然而同类为阴阳而不同支干之生。
土逐四时之气,故有十二支。十二支以夫妇为体,十干以父子相乘。四时乃四季也,顺四象之用,然四象为两立成八支,惟土者本天地,各五而两之。则分四支列乎四维,以终四象之变。盖辰戌同体,丑未同形,子阳亥阴,寅阳卯阴之类。如夫妇之同体,甲生乙,乙生丙类,如父子相生,本乎一而为五。
三才有阴阳之天地,五行运物化之人伦。分明阳则为天地,立父子则为人伦,故干阳也亦有乙丁巳辛癸之为阴,支阴也亦有子寅辰午申戌之为阳,是知阴阳之相覆,奇偶相匹。故万物化成,生者为父为母为子为孙,配之为夫为妇,以别人伦之要也。
故曰甲己真宫,乙庚真商,丙辛真羽,丁壬真角,戊癸真徵。甲木二五之始,名而为土,六位相成于己,故曰真宫。土生始成终,故金次于土,羽水之音,角木之音,徵火之音,此十干皆天之清气生数成于五至六而为偶,为阴阳之始,作天地之真运。然而真运在天,必自地而得之矣。何则天罡本乎辰也,阳动而阴静,得十二常转位,自甲子为始,至于辰则见戌是地之功也。故甲之为土明矣,是知直运在天,自地而得之也。
寅午戌火体,亥卯未木体,申子辰水体。巳酉丑金体,斯非真体,乃五行生旺库之地,土则从四事成之。四象之体而终皆土,故戊至辛而金之土也。
六十纳音者,配由十干十二支,周而终之数也。干支相乘,归天地始终之数,为六十也。
自生成而言之,则水得一,火得二,木得三,金得四,土得五,感物化而言之,则火得一,土得二,木得三,金得四,水得五。生成者天地生成之数,物化则五行支干相成纳音之数也。
法乎天地,支干数乘。此十干配天,十二支配地,而合成万物动静之机,充合端委之数也。
支干配则甲己子午九,乙庚丑未八,丙辛寅申七,丁壬卯酉六,戊癸辰戌五,巳亥支数四。自九之数损之又损也,然于巳亥者不由巳而存,乾之一二,坤之二三,是道始一至三,错综而生诸数,以合乾坤覆载之功。若夫前所谓支干之配,则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之又三,则九为阳生。言数以甲己为造化之首,子午为阴阳之至,取极之数而先称九,而后损之八七五***也。
子寅同途,岁上辰下,未可俱言,其支先甲后子纳音金者数也,始父母之气而成音离天地则见名数。子得同壬,寅得同甲,岁木辰水如寅为木二合,若见子而得寅者,亦是甲子之金,不可独言木也。甲临于子而金者,是支干化纳音之数也。干支五行始因天五地五之数变,而纳音九八七六五四之数相成,上下而得,却须坎离五六之数也。
天五地五则为造化之先,除其数则纳音之用。天地变通,二五为十,终成万物,始一终五皆阳,合之为六则阴,为六五数外,即天地数所纳五行之数也。假令水得五者,是本音以土权碍也。然后有音,故丙子丁丑共得三十之数,而六五皆土而得纳音为水也。火得一者是火无音,因水沃之,然后有音,故戊子己丑共得三十一数,而除六五而有一数而纳音得火也。木得三者盖木有本音,故壬子癸丑共得二十八数,而有五之数是三数而纳音得木也。金得四者亦金是木音,而甲子乙丑共得三十四数,而除六五之数外是四数乃金也。土得二者盖土本无音,火陶之然后有音,故庚子辛丑共得三十二数,而除五六之数而纳音为土也。故经云:先甲后子纳音金者数也,得此则彼可知也。
自乾而生顺,从坤而产逆,阴阳机括于五行,五行之体依八卦。父生顺,母生逆,假如甲己干正月建丙寅丙丁火,故木生顺母己之干在木死为逆,故甲为父己为母,在寅之家,天一生水,则由乾为属金,金水也,故自乾生而顺及纳音即甲子乙丑金为首,盖乾纳甲子即是天五地五于坤数中生逆,其终数而生,亦由先九而从至四数也。阴阳者乾坤,故金土一而两之以备五行,五行分体用而为八卦。
火爱乾为会,水利巽而享,岁守坤乡,金藏艮位。乾纯阳也,处西北,故至亥而显明。水性本下,巽出东南顺下也,故水己为利也。坤则成物,岁以终之,故至申万物介然守礼用艮终始万物而仕于坤,故金至寅终藏于土下。
木落粪本,水流趋末,火显诸用,金蔽于光。各任性乡故守坤乡,水趋末则利巽方,火显用则爱于乾,金蔽于光则又藏于艮也。
水土金性本下,木火性本巍。水流就湿土积而载金,重而沉,故日本下。巍者上也。木渐上,而火性炎上。
沉者得形而上腾,升者期卑而高会。水得土而木生,是土克水而生木,木之克土而上腾,则水土之气自木而上也。火得水而上为既济,盖推五行之性沉者、升者,皆必以形为用也。
以坎为离精玄者能知,易兑作震通鬼神而作旨。庚申辛酉木在巳申酉之中,亦当作金,或卯人遇三酉之类而可言金,余准此推之,则妙穷造化,但以本纳音为用。所谓易兑作震通鬼神而作旨,此也假令丙午水得癸巳月丙寅日戊戌时,己午木为火之本方寅戌午之正体,又上下俱火,虽纳音为水多变,作炎上之火看,或水多人金在巳午未生而不犯本命支更干头有气,亦宜作火看,不可谓之休囚,此所谓以坎为离精玄妙者为能知。
故以庚申乙卯为夫妇之本宗,子癸亥壬丁为丙蛇之寄位。此论干禄也,季主所谓先南北之阳,以辨东西之阴。阴禄阳而阳禄阴,金自金而木自木,故金木自然而得专位,水火土从造化,故阳寄于阴而阴寄阳也。
劳而不息,驿居病方。五行支病处而为驿,驿所以休息也。
马得纵横更观乎干,生而不运,以气建推之。以申子辰水位处驿为病也,以寅为驿,所谓马必以气建者而驿之为马也,且甲子人正月丙为马,然不在正月亦自得地位建丙亦是马,故曰马得纵横矣。珞碌子云:见不见之形,无时不有,正谓此也。
出五行之外者,生死在乎我,居清浊之内者,存亡从数焉。凡修德养性炼假守真,灵台内静反复还元,神游六合之外必造五行之先,则欲生欲死欲隐欲显,皆由乎我,是谓神仙真人矣。岂由天地鬼神时数所拘哉。此欲人之自修不可专滞乎命,彼生死犹可任况修德致祥转祸为福。夫人居清浊之内,皆由情性善恶死生而未能逃五行之数者,何也?盖未尝能炼阳纯阴,炼阴纯阳,虽存念至道;亦不能出于清浊之间,徒自苦形而不逃存亡之数也。
元命胜负三元者干禄支命,纳音身各分衰旺之地。三元各分生旺库之地而为九命,是主禄主三会也。
干主名禄贵权,为衣食受用之基;支主金珠积富,为得失荣枯之本;纳音主材能器识,为人伦亲属之宗。干为天元禄,故主贵爵衣食之正本也。支为地元财命至此比形立象始终之元,故主贫富运动荣枯。纳音为人元身命,故主贤愚好丑形貌材能度量,凡有生则披我生克爱憎,故为人伦亲眷也。
支干纳音之气,顺四柱以定休囚;禄马神煞之方,分二仪以求胜负。劫灾天岁遇用处,不能为,凶;禄马奇举逢破处,未始为福。三元五行亦各分四季定休旺之气。于中所用神煞乃天之清气,支中所用神煞乃地之浊气,凡言神煞各分天地二气,胜负吉凶支煞自有诸例言。劫灾天岁四煞虽凶,若支干配合有用则为福禄之神。禄马奇举虽干之清气,富贵之神,主福禄尊贵,若支神配合为破败者,则反为贫贱凶害之煞。
四柱者胎月日时三元为万物之本,四柱乃五行之辅佐,亦犹乾坤之有四时,上有四象,人有四肢,故珞碌子云:根在苗先实、从花后者,四柱有偏枯,则随所主而论之。
胎主父母祖宗者十分,主事者二分。万物之根本固在我名之先有也。故主祖宗者十分,然而根在物之先而花实苗之后,虽主事二分,亦当以胎为本气。
月主时气者十分,主事者六分。月为建元分四时之休旺,故主三元气用所出十分是月与时为宾主以辅三元,故主立气立事十分,是将来临月分,亦定灾福之六分。
日主未得气者十分,主事者八分,时主用度进退向背力气胜负皆十分,吉与凶同。日主月内四时向背之气十分,三元贵贱之气及胎本共时八分,时主元吉凶及胎月日之气皆十分,故言吉凶变异胜负之力同等也。
九命论互相奔刑反顺生煞以别源流三元四柱禄马为九命,须递相往来,取刑冲德合逆顺盛衰,以定清浊之理。
先看重轻盛衰尊卑逆顺,次分彼我紧慢情意,相续干音亲义四柱,然不合冲类干头配合之理先看三元支干本意,以辨四柱之力,有形视形气之厚薄,凡化象之有性操用度之浅深,勿论得地不得地,辨尊卑之胜负也。凹柱相冲然无配合纳音,取宾主保义情亲,以定胜负。
大抵年为本则日为主,月为使则时为辅。年为日之本日为命主,如君之有臣,父之有子,夫之有妇,国之有王,是胎月生时为主本之扶援,欲得以序相承顺也。
主本保合未有贫贱之人,时日乖违岂有久荣之理。主本保和相育为贵,年克日减力也,日克年虽主贵气,亦多迪剥,况日时俱克于年,乖离尤甚也。
三元入墓日时自旺,虽运并绝逢鬼,鬼亦不能取。本人墓中却主相辅,行在旺乡虽逢并绝更来加身,命虽灾而未至死厄。
四柱集旺运逢于禄马,禄马无用。三元四柱俱到旺处,或生时又使过,若曾发禄于闲地,虽逢禄马而必灾。
过与不及游移颠倒,气数中庸应期而发五行喜刚柔得中,三命忌盛衰太过。
方信阳唱阴和,须分干正支邪。阴静阳从,更忌禄衰鬼旺。如乙酉得甲辰,虽天地合却甲喂辛见乙畏酉金火畏死地逢子也。又如戊逢癸亥,是干正支邪,戊午丙子支正干邪,然水火阴阳相和,则不如干合为正也。又如丙辰见中为禄衰,土逢壬为鬼丁,人见乙卯癸卯之类。
必死有生,凶中反吉。如庚子见丁卯,死而得生。甲子见戊寅,凶中反吉。
旺衰之理审量生克,轻重之名须识向背。三元旺地畏忌衰处好生须临时审其轻重,如壬申癸酉本重,壬寅癸卯本轻,却取轻重扶持为用,始分向背之力气。
轻得地而可敌重衰,重无地而制之轻败。如土制水,则丙辰丁巳之土,能制丙子癸亥之水也。壬申癸酉之金虽重,却遇戊子己丑丙寅丁卯之火,虽金重亦受制于火,盖火向旺金绝方也。
各衰各旺,轻重自然。如辛卯见癸酉,戊午见丙子,乃旺处相敌,支气不比却有相敌为变化发扬也。甲寅水见庚午,辛未土力气各衰,水土和柔则有化育之道矣,余准此。
守凶煞者在其尊者制其卑,生克交加应得先者令其后。吉神凶煞四柱先后干神可制支煞,更分生克之理。
五行相敌,二凶一吉。五行相敌,轻重相等,遇鬼二则为凶,一重为鬼,犹凶中反吉。
复以轻重之理,方得贵贱之原。须以六十纳音支干轻重取衰旺制度,方定贵贱也。
至如体轻用重不免漂沉,本重末轻广谋自胜,主客从容优游享福。如庚午辛未土本轻也,见壬戌癸亥丙子之水,是本轻用重反散流也。辛未年,壬辰月,甲申日,甲戌时,此正应体轻用重之格,如庚子辛丑土见癸巳乙卯,是本重广谋自负之人也,五行主客轻重等,以制用有法,水土和柔,金火平适则康宁。
水得水多,则沉潜伏溺,小巧多权,苗而不秀,声誉汪洋。然而富贵则无变通,而势不峥嵘矣。
水得火多,则崇礼贪饕,自恃深虑多忧猛断后悔。水遇火多,其性如此,不妨名利也。
水得木多,则流而不止,执志反柔,临事汗漫,奢俭失中。水生木,木克土,土散而无止故此情性也。
水得金多,则本末常安多得资援,好义不实智大多淫,智胜义负则性灵强。水得土多,则沉静执塞,内利外钝,忍妒多恨,信义无决此论五行之性不取神煞论也。
火得火多,则崇礼义泊,明外昏内,自华而俭,既旺既己,不可速达。火星暴而无制,福至则祸来连。
火得火多,则崇礼义泊,明外昏内,自华而俭,既旺即己,不可速达。火星暴而无制,福至则祸来连。
火得木多,则自恃威福,聪明志懦,动思依辅,静则志明,好辩是非。仁与礼不足虽和而多忘。
火得金多,则志不自胜,好辩而刚,礼义失中,直而招谤。火金两强,故多克辩。
火得土多,则立用沉密,利害敢为,言清行浊,执不通变。火绝得土,土蔽火光,故所适不变利。
火得水多,则为德不均,巧而忘礼,多易多难,摭取艰险,计深反害。水火未济,多智多伤。
火得木多,则柔懦泛交,曲直自循,多学不实,聪明华沽。木主仁柔,色以表形。
木得金多,则克制憔悴,刚而无断,静思悔动,誉义不常。义胜于仁,反吝于心。
木得土多,则取舍自信,华而不奢,体柔伏刚,言必鉴人,智不自胜。仁轻信过,无礼节也。
木得水多,则漂流不定,言行相违,处吉不宁,趋时委曲。木华水智,故多顺取。
木得火多,则驰骋聪明,好学不切,礼繁义乱,明他害己,善恶决发。火得木而炽,木无以自容。
金得金多,则刚直尚勇,见义必为,过不自知,忘仁好义,思礼好胜。金重欲火故思礼。
金得木多,则辩分曲直,利害兼资,置德怀忿,朋友失义。仁义相伐必有所失。
金得火多,则口才辩利,好礼忘义,动止宽和,中心鄙吝。火胜于金,有义礼也。
金得水多,则计虑不深,为人无恩,临事龌龊,或是或非。水重金藏,多计无刚。
金得土多,则失中有成,口俭心慈,作为暗昧,多处嫌疑。金蔽土中,则求之者成。
土得土多,则重厚藏密,守信容物,或招毁谤,恩害敢为。土虽守信,深厚难知。
土得金多,则信而好义,刚而多躁,不能持重,庶事无容。金上争丽,两不自持。
土得木多,则形劳志大,杂好狂徒,用柔爽信,曲直党情。木克土则信亏。
土得火多,则施义忘亲,外明少断,奢俭失中,好礼口惠。土得火助,信有所毁。
土得水多,则贪功好进,泛顺伏机,志善若昏,爱恶无义。土虽克水,水多则土失信。
诚能以此更分轻重明作为之,性情消息盈虚依于祸福,然后为能言以前五行多寡论性情,而复推祸福正气无刑。如庚禄在申气当用甲,如诸位中不见庚之刑甲,或他位见甲,即为无庚是也。
名背之半不见正录,如得己而无乙,亦是所谓得一分三之说,虽背正禄必为福。
马无害,禄无鬼,食无亡,支合无元干,禄无厄。如甲子得丙寅为马见壬午及水在丙寅六合破利之上如不见正气,却见他干在禄位,其禄干亦要无鬼也。倒食顺食皆要无空亡亡神也,支神名合要无元辰,十干合处要无六厄。
旺无丧,衰无吊,妻无刃,财无飞,孟无孤,季无寡,生无劫,死无败。如癸丑木命不要卯,此则旺无丧。如壬午木命不要辰,此则衰无吊。用制阴为妻不可在羊刃上,故妻欲无刃。命后四辰曰飞廉,我克者为财不可犯之。四孟之人不得见孤辰在命,四季之人不得见孤宿在地。长生处要不值劫煞,如乙巳丁酉乙丑见寅是也。死处忌见八败沐浴金神。
火无水,水无土,土无木。木须金,金须火。火无水降亦能自润,水无土壅莫不成流,土无木制旷野安然。木须金克可以成材,金无火锻,不能成器。
体重须鬼,禄轻须官,刑虽全,败虽孤,夫须鲜,妻须倍,吉须显煞,凶须沉昧,天盘须会,地带须连。五行本重须鬼损裁。禄轻须官,如甲人禄位虽辛亦贵。四柱之刑各须全见,八败之地不畏本气在孤病。夫须鲜者已不可见甲众也。妻须倍者甲见已在旺地也。五行在吉神方须显然见其清气。凶位见五行须得凶煞沉昧,斯能无害。甲丙庚壬须左右朝揖是天盘须会也。亥子丑寅卯须交连左右,是地带须连也。
干全顺则为清,气完和者为贵。如甲乙丙丁戊为十于全,须岁胎月日时顺,则为清,如水在申子辰中,或在女子丑中制用,气完乃为贵。
阴附阳带岁则富贵,阳合阴背本则虚浮。阳支互合,阴干不来朝命,及本向衰则无有用也。
应凶观空而无空,旺相得空而尤利。应煞害刑在空亡无合动不为凶也,旺相处明暗合,或逢天月德见空亡亦吉。
至若空亡有用,赖虚中而有应。夫响之有声,莫非中虚也。至若钟鼓之声,虚中则击而呜远,若实之则不应。是以大人之命,要虚中德必居空,空自旺有用,乃有大声之应器也。
库中鬼勿取生旺继衰殃。当生旺者,更引旺处福与祸并库中之鬼,如甲见辛未,金见己丑。
木本离而化薪,金趋坎而育水。木见火多或木重运至离宫,则化柴薪也。虽金生于水,然子胜而母负也。
水有火,火有金,金有木,木有土,土有水。如壬中有丁,丙中有辛,庚中有乙,甲中有己,戊中有癸。
干备而禄备,命成而财成,身有地而官行贵贱,自此而见矣。干为天禄要正气而有地备足贵扶之类支为命,纳音为身,身命顺旺财在中也。又能先论纳音轻重,而分干禄命财,更身有命则贵可知也。
禄为君子之性,命为定性,身为用性,时纳音为居性。言性则可至于命禄主贵,故为君子之性,支为定局,取其属以见人之定性。纳音主财能器,为用性也。有时则三元之气备,所以见人居止动静,情性也。
贵气无地贱生贵中,本贱有时贵生贱内。本于日时土旺相保和却得贵气来,时上衰败始贵终贱。四柱落在贫贱气中,而时运在旺方逢时之贵气,贱中反贵
贵绝处观殃因贵贱中亡,贱临贵鬼旺贱向贵中死。贵备之气至绝处,更带鬼,虽贵人死于终贱,主本贱临鬼旺而有鬼气来承,虽贱而后亦贵。
支干太和而塞,夫妇失时而凶。五行支干纳音专位,相和则蹇剥如甲子逢己,巳在秋生,又见甲午冲命两金克己巳木也。
三元有地而贵,四柱递合而崇。三元俱有用得地,必富贵清显,胎月日时交互相合而朝命,即是崇贵相辅清显之命也。
真假邪正
变通拙而蔽于神,执一明而瞽于众,辨明真假消息盈虚。阴阳无形为道至妙,须在智识变通为比,察观真假消息盈虚,则灵于神明。
守位则正,失方则邪。如甲寅乙卯在亥卯未乃得正体,若居巳酉丑之方,谓之失位,他皆仿此。
阴生阳死,逆顺相因。甲气申方,乙绝酉位。四时一阳生六阴死,然阳道行左,**行右,如甲乙皆木也,甲阳生亥而顺行,至午则死。乙阴在午而逆行,至酉为绝。
子为天正,岁时始于一阳。寅为地首,阳备人兴于甲。建子之月一阳生焉,是为岁首,则一日建子,子时当为一日之首。建寅之月草木甲拆则阳气备岁时兴,建寅之时则人兴,寝日事始非天道之始为地首矣。
天左中而左吉,地右半而坤乡。太阳法天,正月自子左行,至六月在未,未小吉也,以是子为天正也。月建法地,自正月建寅,至六月在未,未坤之境也,而天地异见而至同焉。
先天后地,宫土其中,人中贵神,丑上己土,正体大吉,形体小吉。言天自子行,太阳至未如月建至寅,然往而中会于未,终于丑,故宫土其中也。天地自寅子左右行至中而终于丑常中于地之道者,未有人中之贵神,丑为大吉,未为小吉,巳同丑未之体,左右天地中会其方小吉,所以立贵神用巳丑为家也。夫贵神者在天为紫微星,在地为天乙贵神,领诸干神助地旋德,奉天行道以及乎人。
戌亥为天之成,辰巳为地之往,故贵神逢天则左,遇地则右。言亥为地之阴极,戌为天之神极,守万物成功卑用之位,是谓天之成也。巳乃地之阳极,辰为天阴之始,是万物荣枯往来进功,又戌为魁成,辰为罔斡,故贵神逢天地真运进退之所,领诸神避之,故逢天则左行,遇地则右行也。
天乙不守魁罡,庚辛阴阳合异。天罡、天魁,是天地造化立事,营始成终之位。二辰主生杀之权行刑政之统,天乙紫微以吉德善辅行道而不乱,典彝行令而不杀戮。惟以正道尊严天德故分旦募之位,以别相仪,阴阳之卜以当进退,人能审是则见五行盈虚之异用矣。
魁为大煞,正月厌元。亥为地将,正期神合。魁主肃杀揪敛之辰,寅为和气生育之首,故正月生体以九月为厌元。亥为登明,正月将与合德期合也。
德将无厌清华总领之人,德合月承金殿凰台之贵。亥人正月生,得亥而无戌,又此月生人,天德在丁月,德在丙,更与四柱德合。若人生有天月二德朝命承之,必历显位。
金坠于土,乾坤妙用无方。金土一也,主色丽而坚刚于土,阳自阴生而尊于阳。
土重而金生,金强而育水,水流而岁成,木交而火炽。清者自浊而澄静者,乃动之机,是土重则金生矣。湿生土,土生金,故云金生水,水实地中行非假金,故云金土一也。水既生旺,则木荣长矣。木相摩而火炽。
火无我也夫薪归土,火遇土不能生鬼在旺方看五行之轻重火无相托物现形,故谓之神青赤而为父子,故火天木则化灰尘也。盈虚相代,逆顺相成,未始有生,未始有死,绵绵无穷,妙应无方,用之不匮,乃五行之阴阳。
测于无形,不执手相乃得真际。五行支干相因而生,纳音五行周运无穷。阴阳之道不见声形,无以比拟,执相之论直须尽神据披变通乃不乱用。
或有阳守阴多而利,阴逢阳盛而殃。一者众之归,故阳多得阴而利。阴卑而阳盛,故一阴众阳,必多殃竞。
日遇隔角孤有用阳就妻而成家,妇若奔夫二位虽贵合六马。以年为夫,以日为妇,如日在孤绝隔角,却于年上有吉神之气,宜阳就阴为吉。如甲辰得己酉,是阳不往合其阴也,为妇奔夫礼所屈也。若己丑合甲子,是夫位有贵神,财命进旺,故从夫也。
先上清而得之下浊,后下浊而升越上清。先取上之轻清为用神之福,次看浊气居下。上虽清而不秀,则取下浊有用之气,为福所升越为上矣。
甲子己丑,是天地合轻重自分,丁亥壬辰,清洁会支干尤亨。彼我往来,皆在囚死,故虽有贵者不能拔萃,犹不若己丑见甲子是也。丁亥地贵符,壬辰禄清洁,丁壬合气为木生于亥,而更辰与亥为秀德合贵气互换乃清洁也,若壬辰生而得丁亥未为尽善。
寅中有甲得阴土以为妻,方知甲与己合丑寅未会甲乙寅未相合,甲寅同体丑未同己,故寅见丑未为合。
子巳体壬丁之会,卯申同乙庚之交,丙午辛酉无干不为破刑癸始亥中辰戌得同乎戊,此乃有无之相承,异乎六合之配偶。此言皆天地同道而分,一二三生而阴阳数异而为支干,故同体者支配干合矣。
同形则贵在岩廊,六合或清居邦教。辰亥子巳之数,皆同形之合,故贵而遇者必高大,六合专位贵为清选。
连属不言孤寡清绝。一作纯粹可胜乖违如亥得寅戌寅见丑未,或支干朝会包里贵人连属,本命虽犯孤寡亦吉。如壬辰丁亥午巳未,虽主木乖违,却有清纯秀气,可以为福。
大凡多取真形,慎勿专持假体,寅午戌气禧于申,更观干头之轻重,合守安马于戌全要无形,土马守于离阳晶应于子。五行支干配用先推真者为用,则五行之妙见也。火体气病散禧于申,须看干头所配生杀三支轻重以论乎吉凶,三合季地,乃华盖下之暗马,会之者亦当富贵,大忌冲破之处土无正气,寄于离火为精神,而禄应于子也,则土水为夫妇,由水之于火正守子午之位。
三元失地,虽贵而弗贵;上下得真,虽贱而未贱。三元失地,虽贵者必遭贬而不康宁,如甲子得壬子己丑,甲寅乙卯癸亥戊辰,乃天地之吉气,虽贱而不知卑矣。
盖阳盛则禧阳,阴极则杀阴是也。阴阳各得专位而不为遇极,虽身受死绝亦有富贵之理。凡论阴阳胜负,必分真假邪正,斯可矣。
升降清浊
父子之行年同体,子享父利;夫妇之禄马并伤,妻殃夫病。年父时子,生我为父,克我为子,二者气用在行年上分吉凶,各随其用以分休咎,年禄日马,日禄年马,各有时害,则夫妇并伤也。
五墓为岁藏之地,时贵亦妨;四孟是孤绝之方,带煞必克。四季为五行之墓,万物之所终也。生时逢之虽会吉而贵,亦主妨害尊亲也。四孟上有孤辰气绝,若更见亡神动煞岁利,亦主妨害父母也。
子午乃阴阳之至,卯酉为日月之门,死败全逢刑犹寿考。四仲时生,主无妨败,若年死败有生,主有寿及父母。
有禄者干支生成,动则周观;阙禄者财命身禄,行游一理。干禄破伤,五行不秀,须推财命,不可一揆推其官鬼,至于行运,亦不论干头禄马矣。
禄位有无,认于官鬼。官鬼兑驰,灾殃并乱。身有地禄气无刑,更要干中无官鬼,有官鬼虽贵而多殃。
身土遇火生而渐利,命水得金降而优长。金多须火或从革以成名,木重得金揉曲直而任使。水流不止,息土以攘之。火盛无依,惟水以济之。生命喜于生旺,禄干不嫌克制。金重无火而集旺于酉中,亦可以成名。木重须金,如无金而亥卯未,亦为曲直理断之任使。水流不止,惟土以防之,水流不进欲以土克发,仍有水土之轻重如火之盛旺,左右无木,须得水制方成既济使不极也,火轻则不然。
丙寅丁卯,秋冬宜以保持。戊午庚申,彼我得之超异。木不南奔,火无西旺,故火木至秋冬势恐不久。庚申石榴木夏旺故喜戊午,盖天官旺而有榴之木性得时戊午,乃旺极之火气喜于甲见天马相资也。
时居日禄,当得路于青云。五马交加,可致身于黄阁。生月生日两禄干在时,如敏少宰己巳年己巳月己巳日庚午时是也。注云:甲日得寅时;须有气而能朝命主本三无气,亦可清贵,但寿福不永耳。年月日时胎五马不闲,定为文儒之贵,若年马时马华盖马及二位天马不闲亦是,如王安中左丞乙卯年丁亥月乙巳日丁亥时是也。
丁壬喜乎丙辛,乙庚爱乎甲己。言彼有此辨一分气是得一分三之义,乃气相生也。
甲午爱官旺,辛酉忌生旺。强悍砂袱之金,欲得官鬼有生旺之气亦可为贵旺不必为官也。辛酉气绝之木,欲生旺以为荣,然金中之木,金木未成器为贵美亦可矣。
物之未哄,盛衰有渐。物生有渐则坚实,盖其进锐者其退速,是以五行之命贵在中庸之气。
以庆为吉庆弗吉,知凶远凶凶败无。作福作威,返福为祸。知命畏天,转祸为福。
有根而无苗,实贫而尚可甘食;本气绝而花繁,纵子成而味拙。根基主本有气,虽食运不扶合亦可作六亲,优备平生自足之命。三元四柱本无旺气,得到福禄之运,亦乍举乍胜,不可以大荣达也。
君子小人之用,否泰各端;支煞纳音之情,体何揆。支干配禄马贵神,君子之事也。纳音财帛支煞,小人之用也。乃分君子小人两端推之。
寅申巳亥生成,而有子有孙;禄命身源衰旺,而存终辨始。四孟上见四柱之生旺,更不必推,乃有子有孙也。又说须是六合相合方论此,如见六害却无息也。如癸亥年庚申月壬寅日乙巳时,却无嗣,先看三元轻重,次看四柱盛衰,既见主本高低,乃论运中得失。
顺往而亨逆者则否,逆顺之情从大小运而言之。言三元分于四柱,要互换生旺,然后以九命看二运上,要休旺相顺为吉,胜负相逆为否。
智仁礼信义,水木火土金,论十二数者,支干极也。水即言智,木则近仁,火则主礼,土则主信,金则主义,以支干相配五行,各有十二位也。
智仁则清,礼义则浊,信从四时之气。水木和柔主文章清秀。金火刚暴,主威武浊勇。土随四时而有浊有清,当随所犯而言之。
清无地而后浊,浊有时而返清。清得地而转清,浊会浊而愈浊。水木失地,虽贵必俗浊而为武人。金火得四时之十旺气反清贵,而主文章继世,为天下英贤秀士。如木生亥卯未,而有水生之性也,金水有用,可武耀于疆场,为天下元帅。
旺相之义,官鬼岂分。清浊之源,轻重可别。戊午火旺盛,见木水相乘,则官在其间也。如无水木即须见禄,水木金火各先分所得纳音之气轻重,然后论所得之地,以辨轻重清浊。
应得墓者,守成而无害。临生旺者,自损抑则崇性。凡得五行在墓,其中见财富官贵者发旺,即已当功成身退,守之乃荣。本末皆旺,而运气更临生旺,是人富贵得时者,宜自谦退。
禄马气聚,刑备贵全,清则清贵,浊则浊荣。禄马在身命之刑位者,若见贵人全聚德合生气聚旺,不论清浊,皆主富贵。
偶者则升,孤者则降。支干禄会福禄集聚则升清为上格。如不得天元一气,若又支干孤绝正气刑破,却逢身会旺相有贵者,当降为下品之格。
德将相扶,金印垂腰之贵。递相揖让,调鼎位极人臣。天月德临月将事合神,乃主紫绶金章之贵。支干六合清气合四柱,支干左右朝命柱者,乃极品之贵人也。
李虚中命书卷下
衰旺取时
论一方之气,不可过角。进角为孤,退角为寡。一方之气,则四象各主于一时之偶也,如寅卯辰则巳孤丑寡。
既旺不过一方之气,却言衰者成功也。木水亥衰于辰,是木出东方春位而衰,此本末衰旺,功成身退,子结花落也。
华过衰而实成,是穷则变通之象。始生于沐浴,为风水陶化之因。冠带则材器可任,临官则鬼害之难。物主临官,则气血坚壮,可受制敌不畏其鬼。
旺则刚介自处,衰则去华立实,病者孤也。病者形势孤弱,如木病巳则寅辰之孤也。
死兮无物墓藏为造化之终,绝煞有鼎新之气,气尽后成胞胎凝结始分形状。此长生之气,言五行至绝受气而成形,十二支位之经乃代谢自然。
夫物出自然,端倪莫测,直须仔细探赜,消息龟数。五行之造化,万物之盈亏,以尽蓍龟之数。
衰病之所,有鬼则止,无鬼则停。止则穷己,停则流滞,如丙至壬戌壬申则绝,至庚申乙亥则流滞而不通。
水性本寒,火体本热,极寒则丑寅以为期,大暑则未申而自定。极也反也,五行之常体;生也殒也,万物之自然。五行各有正性,在人所禀有吉凶,发觉未萌,须在期程之所极可定。赋云:三冬暑少九阳多,亦以正气为凭也。五行之运,阴阳相推,亦有不应和者,亦极相反,是谓死兮生之本,生兮死之源。
岁隐其神,神成而岁死。岁木也神火也,火盛则木死,势不两立,因恩而生害。
智从义出,智盛则主藏。智,水也。义,金也。金生水,水盛金藏,未尝不失于义也。
信从四事物物皆归。钟于土是也,辰为木之土,戌为金之土,未为火之土,丑为水之土。
鬼财相会,则凶中得吉。如庚申得癸卯,是庚申月乙卯有合会德之财,癸卯为木之鬼。
观刑逢妻生旺不取,生月为父,胎月为母,身克为妻,妻生为子,时生是妻子之数,成败自然。以火克金为父则以生月定之。然后看日时承受,胎月有无刑害,身克为妻,以日论之,妻生为子,以时推之,乃看生旺刑制五行之定数也。
胎气同往,当有异母;月干相逢,须依二父。受胎正在受气之地,而与日时支干同者,当食二母之乳。月于与年干相连,而同在父母生地,当相交或立身于二事而成也。
子息则先明生气,或用克以推之。如丁巳土以木为子孙,建至亥上得辛,若四柱见丁在无气,更有刑害者,必少子孙也。
自生自旺,更看运元胎月。如生纳音在月旺处,更不论刑害子孙之地。如胎月在有气处于生时之上,亦不绝子也。
禄马不闲子孙未必绝灭。若人生时见禄马往来朝命,不犯孤寡,亦有子孙。
阴阳和会,交友结心,同气连枝,同名定数。五行须和顺者,四海之人亦心于交友相结,况同胞兄弟,岂不得力,但五行中,以此为兄弟而无灾位也。
或有偶然同产一母,以生须分深浅之时,复看五音向背。凡一时有八刻二十分,故有浅深前后吉凶不同,其有以生须分深浅,异姓则论五音向背。
本音生旺,须至福胜于休囚。时日初终,更看先后之凶吉。异姓同时音得旺相者,福禄深厚,言同时则看先后吉凶。
岁月各计于气交,胎月定推于干数。有年未交而气先交者,气己交而月未建者,须以交气为定人之生也。禀五行四时之气为性命,且年岁乃辰煞而己,其余建月不足月,俱以十月为胎,以同天干之数。
是以天奇地偶,有万不同,阴煞阳生,无形自运。察衰旺于气数之中,则万物变论之必应。天地生物不同,如人质未尝相肖,盖使有造化之别尔。阳主生,阴主煞,乃运于无形之中,而万物先后自然应备。五行衰旺以四时轮转,则万物从而化育,至如鹰入水化为鸠,蚯蚓结之类是也。
贵贱所成,刑聚败极。甲申得丁巳己卯己巳之类
四柱不收,甲子得丙寅丁巳辛亥壬申之类。
五行未备,甲子得庚子己卯癸巳之类。
数无取用,如不合干不冲支,而上下相异其气。
一方前后,如木命人己丑之类。
数无取用,如不合干不冲支,而上下相异其气。
一方前后,如木命人己丑之类。
柱多隔角,辛丑得辛卯,甲子得甲戌。
真者失时,如丙辛合在二月六月,丁壬合在秋月
假者殃克,五行纳音本轻,却多逢克制。
主本倒乱,火年水日,列先逢生旺,继逢死绝。
父子乖违。日克年,时克月,贫贱之人皆从此出,人生元命犯以上之格,皆主贫贱害身,如此而元命有气,却得富贵者,必不久而多凶也。
禄期本地身命旺相,禄承马在贵合两同。如甲人生女卯未地,或寅卯辰中即生旺气也。如壬辰得辛亥丙寅己亥甲寅得乙未丙子己亥也。
真冀体守位,如丁人得壬而在寅卯辰亥之中,或见丙辛各在旺地,而别旺无丁壬也。
假音得时,如上人生夏季,或居申子辰中连四季皆是。
宝义制伐四事显明,尊生早曰宝,早生尊曰义,上克下曰制,下贱上曰伐。以此四者,胎月日时上下相生相克是也。
五行不杂,九命相养。谓三元各处一方,带本近禄而和,及三元各居生旺库,而纳音支干相生育也。
木官不重,木须要金,而木通用甲重而无金者,须得支有。
金鬼无偏。金须要火而金相当,或须重而合会于丙。
用刑者有时,如寅刑巳而生在春制克有用。
守刑者不乱。如癸巳刑戊申而无丁干者是。
明官德合,如丁亥得壬辰壬戊壬寅,又己卯得甲戌甲寅。
暗逢支禄。甲人得丑未亥之类。
支纯干一,有贵来朝。本命四柱支干纯一,或四柱干目纯带贵神来朝本命,或四柱并在一支上见贵神。
主旺本成会于一方。庚子土得庚辰日癸未时丙戌月丁丑胎之类,虽冲破却会在本气之方,更有禄马尤吉。
金逢五事顺得三奇。金木水火土金而三元有旺气,得生克相顺,尤嘉也。辛酉生人,得甲午月戊寅日庚申时者,是三奇之顺得也。
富贵之人,皆能应此。人生元命支干四柱,应以上诸格者主富贵。纵无气,亦主闻名挺特出群。
五行各有奇仪,须分逆顺。若三奇各带合,须前后五辰合为上,更分顺逆之用。
甲戊庚金奇喜辰戌丑未或金方,乙丙丁火奇喜寅午戌或酉方,丙辛癸水奇喜亥子丑申辰方,丁壬甲木奇喜寅卯辰亥方,甲己丙土奇喜四季,及寅亥午申方。岁胎月日时者顺,时日月胎岁者逆。三奇亦要合而贵,五位得逆顺三奇皆吉,惟嫌不连顺。
胎本立于岁前,因岁得之胎月,故立胎在岁后月前。空刑败害日时倒乱,却得顺奇,不为倒也。三刑八败六害,空亡相生相绝倒乱者,却得三奇顺在本方,亦主富贵。
日时无方东里多迪,根鲜枝荣西门寡禄,根固时雄花实无忒。日时之力不辅三元,或耗或克,主灾多,行年根苗花实,乃胎月日时相顺为贵,若五行更到旺方,即为长远。
应得位者,支干各有所刑官或无气也,上下须依乎父母。入前格而贵者,支干中须有冲刑之官,如无官须以德运为清也。当死绝处须要逢父母,故子晋云:赖五行之救助。
四柱主本,禄马往来,须分建破。天乙扶持,将得侍卫,更辨尊卑。谓当用处有建不可破,已破却不可建,吉神在四柱中,各在四时用干为贵。
真合为紧,子巳卯中之合为真。
德合不清。甲子己丑丙戌辛卯连顺而贵,尚不如壬予癸丑。
连珠未显,连珠支干前后颠倒,皆不为显。
空合何荣。四柱相合,不扶六马本命即为不贵。
支连干会,连珠真同凤凰薮。刑全贵全,天赦禄食麒麟窟。甲子乙丑丙寅连顺而贵,尚不如壬子癸丑甲寅乙卯为凤凰薮,其贵清异。人生二刑更昼夜贵神全,皆主文章清秀之贵。
卯酉自分承不承,魁罡言之会不会。乙酉得辛卯,辛酉得癸卯,而有辰戌言支干相承用。魁罡辰戌也,辰戌相冲须有寅亥申支,乃为相会,不相会为凶。
罡中旺乙,魁里伏辛,贵神得癸小吉隐丁。辰中是乙,戌中是辛,乙丑为贵神,丑中有癸,未中是丁。
有阴而无阳乃四方之贡土言癸乙丁辛皆阴干,四位中贯成其物之土。
阳守正于魁罡,阴有用于丑未。金在火乡贵而迁,逐财则孤劳戊同辰戌,  己同丑未,金命在火乡,贵人多黜贵财人则孤劳。
体重为从革日新本轻则灾殃短折。金以火为官,若体重者为火位中生,亦可成器。若金本轻而生于火乡,更遇之多,必短夭刑折。
须详生克之爱憎,举一隅而辨众。如金在火乡,各以其义辨生克爱憎,而言吉凶。如水木火土各以金之义而推之,故一隅足以辨众。
支干论配合之情,力气取四时之义。五行生在三合中,各以生克物化人伦之义,以辨吉凶。更看四时中所得力气,及支干配合真假,以定吉凶。
仍分尊卑上下,筋脉交连,神煞吉凶,以分高下。此重言者,欲人不忽于消息,言更看上下先后尊卑,见不见抽不抽之筋脉情理,乃神煞吉凶而定荣谢也。
至若贵神当位,诸煞伏藏,三元旺相,岂专神煞。言天乙贵人论于干,看五行四时之气,及昼夜之干而定,若有气天乙当位,则煞自藏矣。五行三元为本,若在旺相之地,不背克生气,不论神煞也。
或遇七元,刑劫败害元亡冲破,在上无可救者,为头目之疾;七元干鬼者,对命是也。三刑劫煞八败六害元亡冲破者,犯真禄之位,见干鬼及三两位并犯胎命之建,更地位无救,主头目疾。
在下无可救者,为手足之厄。只犯纳音支者,乃手足股肱之病。
父母之孙奚能免害,生时既用行运亦然。如此之人亦须妨害六亲,以三元尊卑而言也。又言己土七煞之凶,不惟生时用于上下之灾,行运太岁亦当与日时通论。
木火则奔速,土金水乃容之。所遇上件破害,当向坐时运中,更分五行迟速之性,火木渐上主速,土金水沉下主迟缓也。噫造化廖廓,祸福杳微,或积善而有灾殃,或积恶而多喜庆,盖祸福定于生时善恶由人,然而天道福善祸淫,故君子修身以俟命。
三元九限
三元者,大小气运也。九限者,三运之荣谢也。自生得节日为初,阳男阴女顺而理,阴男阳女逆而推。向者数之未来,背者用之已往。十干分之为月,三日成之一年。向背之数,须得其实,未来无日,谓当日得节也。当虚作岁,背之同推。行游四柱,吉凶自然,小运同途,盛衰理异。运至四柱中伏反生克,吉凶自然,同年小运,四柱所生有别也。
伏反之状灾福,仍分本主之基,以辨吉凶之变。伏,守也,逢合则动。反,动也,逢合则静。先分君子小人之主本,次看运中吉凶变通。
小运天左地右,阳备于寅,阴备于申,故男一岁起于寅,女一岁起于申。寅为三阳化主,  申为三阴肃煞,故男小运起于寅,女小运起于申。假如甲子年,男起丙寅,女起壬申之类是也。
以建元而论胜负,助岁运而依吉凶。小运各以年遁月建五行而分生克胜负,小运助大运,太岁相依辅而为吉凶也。
反破刑孤,凶中有吉。寅申二命,小运不专。返吟冲伏吟害,及孤病之类,虽是凶运,其中亦有吉者,二运生而小运伏吟反吟,故不以小运专仕太岁乏上也。
一岁一移,周而复始。若一年各有一建而循环也,不可以气运取。男三干而女二干,阳自戊子,阴自庚子,男得丁巳,女得辛巳,男顺十月至丙寅,女逆十月至壬寅也。
气者时也,未有时而气未定,既有时而气以完。用之纳音者,缘有身而得之气也。言气运取生时五行纳音之休旺。
身者三元之本也。气者身之本也。运既顺而气逆,运若逆而气顺,  自生时为始转行不已,推迁逐岁一宫以大小运分吉凶休祥,非命之也。甲己土运,乙庚金运,乃天道起魁罡之运,主国家运祚之休祥,非云命之气运也。
气运并绝则厄,太岁为君王,大运为元帅,气运如曹使,小运若使臣。帅凶,则曹使不能吉。气运二真运禄马之气并绝则死,太岁为百神之主人运气运欲转轮不绝则主本优游,大运主生煞之柄,故曹使不能违理。
会吉会凶,作用定矣。在三元生旺库及禄马旺处为会吉,居三元沐浴衰病死绝处,逢禄马为鬼,无和顺者,为会凶。
其象大者至于死绝,小者期于灾挠。身须逐运,运须逐身。柱助运而凶反吉,柱败运而吉复凶。时运逢马,吉凶马上。一吉呼而百吉会,一凶驰而众凶符。太岁起大运及主本尊者,则大危或死亡矣。小者有用虽自有福,若伤慢处亦主灾挠。身运二者,须左右有符合资助为吉,柱为主,运为客,客为主害无不凶也。三二运到马上,即看马上之吉凶。马主动,必须细取三月元四柱论,不可以马吉,而不言马上有凶也。
吉若胜凶,凶藏吉内;凶若胜吉,吉隐凶中。其言吉凶有相反,如季主云:使尽吉合则殃也。
运限之道,有天官限者。三元到中庸之地,见贵逢合或只有贵却无合,或有合而无贵,四柱相生,运岁相辅,凡得此限,君子将荣,庶人获安,事事皆吉。有得势限,三元俱到旺相地,四柱相贵承。有龟藏限,如禄金入土干下者是也。命金入土支下,身金入上,纳音下者,则暮春之优游,不利君子利平小人,盖子弱母胜也。有波浪限,金人运到亥子岁,乃小运上是也。木人大危,余人意思不调,飘泛如舟也。有风雨限,运到三元衰绝处气运小运又为禄鬼,如此则吉凶相继,来去迅速,势若风雨暴遇而无所系也。有布素限,行运到身旺相支干死绝是也,若太岁小运扶助,本命虽入灾运,于十载之间亦有五年之吉,不至于凶甚,以此消息,故名布素。限分前后,五年不吉,后运则助五年无凶,后运若凶则凶咎。有失所限,三元俱值鬼,二运见三刑并冲,柱主本与行年不相承,作黄泉失所之命也。有破碎限,此非死限,只是金破碎,去如流水而不返,诸运气沐浴更逢真鬼,谓甲衰而有庚之类。有灾位限,运至伏吟,上逢丧吊,见白衣飞廉孤寡岁刑克身者,是主灾位之事。凡得此限,则亲戚不利,主有丧服。
夫二元九限者,乃人之利也。四柱三才者,乃人之本也。本轻则大者小利,小则主本贫,而更无运路,亦惶惶无所依矣。本大者得之小,犹胜小者得之大;本小者得之大,未及大看得之小。本重则利重,本轻则利轻。本重得小者遐迩无凶,得大者官清禄崇。本轻则小者且福且利,得大者吉极防凶。有小者如物待时,得时则万物滋长。本无者如折木悬空气,过则花实并败,是故木生于震临离兑以多殃,火产东南赴天门而寡禄,金降自乾东而震北遇坤乡而败禄,衰官水长逢火木崇,方复乾宫而潜身退迹,五土忌于真败,随气运以详之。又土无正位,随真运而败,甲己土败在酉,乙庚金败在午,丙辛水败在酉,丁壬木败在子,戊癸火败在卯,各以十干所配消息而取用也。
天承地禄
日之火也阳之晶,月之水也阴之极。日自左而奔右,岁行一周。月自阴而还阳,三旬一往。子为天正,寅为地常。四正为上,以左右为门,阴阳旋转之机,应天地亏盈之数。六十载支干同日神头,后有显说。
六合之德甲子己丑换贵德
甲寅己亥三元承天德
甲辰己酉败干失地德
甲午己未败夫承妻神贵德
甲申己巳阴往阳承阳干败绝德
甲戌己卯自官从旺夫妻德
丙于辛丑阴盛归阳藏败德
丙寅辛亥天地贵神重换德
丙辰辛酉丙禄相合承地复败德
丙午辛未禄气相资生合德
丙申辛巳禄承本禄生成德
丙戌辛卯阳承本官干合德
戊子癸丑阳附贵而阴怀德
戊寅癸亥阳附阴神相济德
戊辰癸酉禄命吉神德
戊午癸未禄命太过不承德
戊申癸巳各守举而不敢刑德
戊戌癸卯阴贵暗符重贵德
庚子乙丑支干合换贵自盛德
庚寅乙亥阳附阴大贵德
庚辰乙酉金水未成用德
庚午乙未干禄不备自败德
庚申乙巳带刑带鬼带食德
庚戌乙卯禄承阴会小享德
壬子丁丑禄会官承换官德
壬寅丁亥禄贵本元生气德
壬辰丁酉贵会气承清洁德
壬午丁未支干不合阳禄阴符德
壬申丁巳本合无刑阴贵德
壬戌丁卯往来换官德
若夫显说之外,非至圣则难言。二仪同德,归一而可测。搜造化伏现之机,格有无奇仪之会,发扬妙旨,神鬼何诛。疑诛为殊,乃鬼谷自谓临于神鬼之妙,岂鬼神之所见诛也。
甲寅己未己丑上文秀人臣调鼎格,下秀而不清中贵格。
甲辰甲戌己亥上下禄命秀合重者,守德侍从,一本添己酉。
甲午己酉重败禄夫奔妻,有秀无禄格。
甲申己卯正夫绝妻贵奔夫正贵格,可作侍臣并非长远之用。
甲子己巳禄厚重合奔妻,夫地清贵上品格。
丙寅辛未辛丑上承妻贵奔夫大顺格,下夫奔妻德通变秀和格。
丙辰丙戌辛亥上自合承官妻贵格,下德贵相承自清格。
丙午辛酉秀合神头禄,先利后败,夫妇文贵格。
丙申辛卯支干无地秀而不英格。
丙子辛巳阳禄扶义,阴德相承,生旺格。
戊寅癸未癸丑上有贵暗官不清格,下有地相通贵蚀格。
戊辰戊戌癸亥上妻奔夫神头禄清贵格,下官轻承秀兵印大权格。
戊午癸酉支干失地,无官有禄,空秀格。
戊申癸卯妻贵扶禄承合不秀格。
戊子癸巳癸禄往还秀气人臣格。
庚寅乙未乙丑妻重贵秀合兵印重权,上清下浊格。
庚辰庚戌乙亥二者乃魁罡相承,兵印重承,上清下浊。
庚午乙酉夫旺妻旺格,中而必败。
庚申乙酉禄头专合人臣刚毅格。
庚子乙巳秀合暗官奔夫贵格。
壬寅丁未丁丑上阴地阳承反复格,下秀合不清高上格。
壬辰壬戌丁亥上秀清禄会格,下浊名卑位高格。
壬午丁酉阴附阳录,阳承阴贵格。
壬申丁卯妻贵夫承,官德相交,中贵格。
壬子丁巳禄德会合暗官虚中大用格。
夫寅午戌之类,乃五行体合三生之会也。子丑之类,地支岁合也。甲己之类,真气德合也。寅丑未之类,天地真刑会也。甲得丑未,无合有合也。丁见亥之类,禄气通合也。申见乙,支合干也。甲见亥,干合支也。各看失位之轻重,得地之清浊,上下配偶亲疏之紧慢也。其神头禄者,乃阴阳专位天地神会也。列八卦之真源,演五行之成败,刚柔相推,有无合化也。故壬子之水应北方之坎,丙午之火实南宫之离,所以丙午得王子不为破,丁巳得癸亥不为冲,是水火相济之源,有夫妇配合之理。坎离为男女精神之中者也,壬子见丙午,癸丑见丁巳,则先水后火,有未济之象,又不如丁巳见壬子,丙午得癸亥也。
庚申辛酉之金,应西方之兑。甲寅乙卯之木,象东方之震。凡甲寅得庚申不为刑,乙卯得辛酉不为鬼,是木女金夫之正体,明左右之神化也。木主魂,金主魄,二者左右相间不合,若能全合,则神之化生以间也。若庚申见乙卯,辛酉得甲寅,不为变识之用也。
戊辰戊戌之土,为魁罡相会。乾坤厚德,覆载含生,不得以为反吟也。戊辰戊戌不为冲破,是土得正位于守元会也。
己丑己未是贵神形体具备,守位贵贞,动静不常,此四维真土,有万物终始之道,非才能明于日月,器度广于山川,大人君子孰能备德,况神头禄各有神以主之,应日临神,或左右运动于六合之中,盈缩于吉凶之变也。己丑土为天乙贵人,乙未土为太常福神,解百煞之凶,配一人之德,吉以吉应,逐凶释凶。若得之当用,则为横财之善。若戊辰为勾陈,戊戌为天空亡之神多迁改君师,外藩出镇边防,有所不常矣。丁巳为腾蛇之神,凶以凶用,吉以吉承,多荧惑之忧,有滑稽之性。丙午为朱雀之神,应阳明之体,文辞藻丽。甲寅为青龙之神,博施济众,得四方之利。乙卯为六合之神,主发生荣华和弱顺倘。壬子为天后之神,主阴隙天德,容美多权。癸亥为玄武之神,乃阴阳极终,有潜伏之气,从下如流,虽名大智,非轩昂超达于士,不司姑息,顺则安平,逆则奸危。庚申为白虎之神,利于武而不利于文,有抱道旅羁之性,善中严内,色厉内荏,有仁义,好幽僻。辛酉为太阴之神,怀肃杀之气者,有清白之风,为文章和易不世之才。然后各以亲疏休旺定之也。
水土名用
土本无一方之气,从水妻之义也。阴阳各逐四时成就。辰中有乙,则木土成之,故在寅卯辰中之土,随木之生旺也。魁里藏辛,则金土成之,故在申酉戌之土,随金之生旺也。贵神得癸,则水土成之,故在亥子丑之土,随水之生旺也。未隐丁火,则火土成之,故在巳午未之土,随火之生旺也。大体如此,则其土之用,皆喜于辰戌丑未也。戊气从戌从巳,戌火钟而土育,  巳火极而土成,  己气从亥从午,亥火之绝也。土生午火之旺也,土音盖己午为火极,戌亥为火熄,父母极熄而子孙成之,与水之异也,二气俱逆,戊得丑而为巳得未,己自亥逆至木旺,戌自己逆至丑旺,天地之中库于辰,金土之会成于戌。然则水上当育于寅。阴阳之中,卯酉为无止之地,子午为夫旺妇极之所。丑乃木立形而上藏,甲为金成而土衰,戌作魁而利,乃土发之独用,不从四时之义也。其立用之方,盖土无定形,虽载其文,而未可究其指,故存之以待来者。
 
 
 
 

乾坤观自在
般若显无为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